地方资讯

全高清自动录播系统

时间:2022-04-17 21:5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树立一流企业文化 铸就品牌银行建设 ,说起来 喀纳斯 的草是在10年前种下的,那时候刚刚迷上了高原风光,有一天在师傅那里看到了一张梦幻般的照片晨雾中的 禾木 秋色,瞬间为之倾倒,从此就对 喀纳斯 心心念念。今年6月体验了一下 伊犁 草原一天的轻徒步,那

  树立一流企业文化 铸就品牌银行建设,说起来 喀纳斯 的草是在10年前种下的,那时候刚刚迷上了高原风光,有一天在师傅那里看到了一张梦幻般的照片——晨雾中的 禾木 秋色,瞬间为之倾倒,从此就对 喀纳斯 心心念念。今年6月体验了一下 伊犁 草原一天的轻徒步,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太棒了,回来后就开始策划 喀纳斯 东西线后已经到了旅游旺季,我们选择了游客较少的 白哈巴 村开始徒步,避免进入景区时背着大包长时间的排队等待。

  喀纳斯 属于 新疆 阿勒泰 地区, 阿勒泰 地区面积11.80万平方千米,比我们 浙江 省大一丢丢( 浙江 省11.5万平方千米),电视剧《康熙王朝》中蓝齐儿格格的老公葛尔丹所在的准 噶尔 汗国就在这里,属漠西 蒙古 的一部分,从顺治三年(1646)开始和清政府打打合合,直至1755年的时候再次被打败却不愿意归顺清政府,乾隆皇帝大怒,下令除女人分赏官兵外,整个准 噶尔 部被灭绝,数千里内,遂无一人,只剩下一个无人的准 噶尔 盆地。所以现在的 阿勒泰 地区 蒙古 族人数微乎其微, 喀纳斯 地区的图瓦人属 蒙古 族的一个分支,但不是当年准 噶尔 部的后人,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的程适良教授经调查研究后认为,他们和现在 俄罗斯 联邦的图瓦 共和 国的图瓦人同宗。

  先上一张 阿勒泰 地区的地图,但是有些细节不准确,从 哈巴河 县城到 白哈巴 村现在只需1个半小时到2个小时。五彩滩不在 哈巴河 和 布尔津 的中间,离 布尔津 只有半小时的车程,离 哈巴河 需要1个多小时的车程。

  第二天 9月23日下火车后包车约2小时后至 哈巴河 县。入住酒店后见时间充裕就去了坑爹的 白沙 河景区,从 白沙 河回酒店路上去了县城郊区的白桦林拍摄美女照。

  第八天 9月29日, 禾木 村逗留休整一天,拍拍照、喝喝咖啡、逗逗猫、晒晒太阳。

  第十天 10月1日一早从半路客栈徒步至贾登峪,下午3点左右从贾登峪出发包车去往 北屯 ,顺路游玩了 布尔津 附近的五彩滩后赶乘晚上11点从 北屯 出发的Y954次列车,10月2日早上8点左右到达 乌鲁木齐 。如果不玩五彩滩,从贾登峪包车到 北屯 大约需要5小时。

  第十一天 10月2日早上下火车后入住酒店,洗白白、逛街、撸串,休整一天。

  实际上所有镜头都能用到,但是徒步途中我只够胜任背24-70和70-200两个镜头,如果有足够的体力可以全部带上。

  这次同行的@老马使用华为P30拍摄的照片效果也非常棒,自带滤镜,特别适合拍大场景,是发朋友圈的最佳选择,没有之一,推荐。以下是几张她拍的几张照片。

  衣服:考虑到 阿勒泰 地区海拔超过1000米,最高的入住地小黑湖超过2400米,且已经到了9月底,很有可能会碰到下雪降温,所以需随带羽绒服、抓绒衫、冲锋衣、抓绒裤、冲锋裤、防风保温的帽子。

  其他设备:遮阳帽、防晒霜、厚手套、薄手套(最好两副,以防遗失)、防晒面罩、湿纸巾(在小黑湖和半路客栈洗脸洗脚)、头灯、隔脏睡袋(也是在小黑湖和半路客栈,不介意的可以不带)、布拖鞋(火车上及小黑湖和半路客栈上非常需要)。

  哈巴河县——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从 东海 之滨的 宁波 到 中国 最 西北 的 哈巴河 县城,我们跨越了4000多公里的距离、超过30个小时的连续奔波以及汽车、飞机、火车的反复辗转,所以我们原本计划在 哈巴河 好好休整一下,那个离县城100公里的 白沙 湖属旅行社的打卡地,景色一般,本不在行程安排之内,不料在去 白哈巴 的途中包车的驾驶员李师傅强烈推荐 白沙 湖附近的红树林,说是颜色比 喀纳斯 还要漂亮,虽然李师傅只有小学五年级文化水平说话却非常生动有趣,见他说得眉飞色舞,还一口一个“我的个天”,不由得让我们四个人都动了心,以为不去要后悔一辈子,就顾不上旅途劳顿放下行李又坐上他的车顶着大太阳来回奔袭200公里去看红树林和 白沙 湖,到了以后才知道李师傅的眼光有问题,那个红树林让我们哭笑不得, 白沙 湖更是一个不去遗憾去了更遗憾的景点,比我想象中还要弱,而且门票居然要76元,太坑爹了,怪不得售票点距离景点有30公里,据同去的建儿分析,一定是景区为了避免打算进去的游客和出来的游客碰到后知道实情不再上当买门票。这趟 白沙 湖之行门票加上包车费总共浪费了1000元,充分证明了我们是四个二百五。

  刚到机场时意气风发的我们,从左到右依次为:敏、老马、 宁波 水饺、建儿。

  在 乌鲁木齐 到 北屯 的绿皮车前留影。注:到 北屯 的火车票只能在火车站或者12306上购买,不能在携程上购买。

  首次体验绿皮车的软卧,虽然空间狭小,设备陈旧,停靠站点多,但是慢悠悠的火车节奏着实让我们体验了一把慢生活,我不禁想起小学时候的一道关于通过数火车每分钟发出的“咔嚓”次数来计算火车速度的数学题。半夜睡梦中数次被火车停靠时制动系统发出的巨大而缓慢的声音惊醒,恍恍惚惚的瞬间竟想不起自己当下身处何时何地,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

  隔壁间的也是去 喀纳斯 穿越的队伍,只不过他们和我们反向,是从贾登峪到 白哈巴 。后来了解到我们走的方向要相对轻松一些,但是如果考虑秋色应该从贾登峪到 白哈巴 ,因为 禾木 的秋色是最早的, 白哈巴 最晚。

  从 白沙 湖回来后已经快傍晚了,我们按计划去县城郊区的白桦林公园拍照,来之前看到网上说这里是免费的,不料到了以后却被告知现在需要购买45元的门票,一通方言表达的愤怒和一番纠结后我们气哼哼的离开公园大门,沿着不远处 哈巴河 ( 哈巴河 是 额尔齐斯河 的分支)堤往 西北 方向走,在跨过一道铁丝网后找到了一片无人的白桦林,林子里很安静,只有 哈巴河 哗啦啦的流水声伴随着牛吃草时发出的“沙沙”声,我们在这里拍美女照一直到太阳下山才回到酒店。

  注意:千万别忘记在 哈巴河 县边防大队顺路办理通行证,否则就不能进入 白哈巴 村。办证的地方有很多水果摊,价格实惠,脆脆的 若羌 冬枣6元一斤, 哈密 瓜2元一斤。

  另外, 北屯 到 哈巴河 的包车价格是300元,我们后来和驾驶员谈好增加去 白沙 湖、傍晚去五彩滩,最后再送我们回宾馆一共900元,从早上八点到晚上9点,真心不贵。不过后来因为从 白沙 湖回来我们有点无精打采,不想去五彩滩了,留在回来路过 布尔津 的时候去看。

  白哈巴——梦开始的地方24日早晨睡到自然醒后起床整理东西,中午11点半出发包车前往 白哈巴 村,包车价格300元。一路上走走拍拍,大概2个小时后到达景区门口。今年 北疆 天气冷得早,从 哈巴河 出发一路上已是秋意一片了,只是中午的光线太硬了。

  到达景区门口后我们换乘景区大巴驶向 白哈巴 村。车窗外秋色正浓,不时引起游客的阵阵惊呼,我坐在最后一排的中间,左右两边各坐一位老法师,左边的法师好为人师,不停地发布拍摄预告并适时加塞人生鸡汤:“左边的机会来了”“右边的机会来了”“机会是公平的,就看你能不能抓住”,惹得身边的一位大姐一脸仰慕地请教他问题;右边的法师则貌似见多识广,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一脸淡定地抱着摄影包很少说话。

  大巴很快驶入被称为“ 西北 第一村”的 白哈巴 村,这个村和 哈萨克斯坦 仅一沟之隔,最近距离1.5公里。和藏区的村落一样,虽然自然景观非常漂亮,但是村庄的大部分地方因为当地村民的生活、生产方式都比较原始所以近看都无法避免脏和乱。距离产生美,我们选择爬上了村 东北 的山坡上从远处拍摄整个村庄。夕阳下, 阿勒泰 山脉脚下的图瓦人的尖顶人字木屋和金色的白桦林、落叶松错落有致、相得益彰,颇有 北欧 风情。

  考虑到后两天预订的 喀纳斯 住宿条件比较好,我们在 白哈巴 订的是图瓦青年旅社客栈,130元一个床位,我们四个人订了一间5个床的房间,可供暖,含独立卫生间,个人感觉性价比很高。老板的女儿才5岁,已经能很卖力地帮妈妈招呼客人了。没想到的是小女孩在尝了一块我带去的咸带鱼之后就一直坐在我们对面眼巴巴的盯着那盆咸带鱼,并不时把桌子转过去想再吃,我们虽然担心鱼刺但看她这么喜欢还是给了她一些,她欢天喜地的拿着和她妈妈去分享了。

  清晨的 白哈巴 炊烟袅袅,晨雾氤氲,是温暖的人间烟火和梦幻仙境的完美结合,如果没有外来游客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安详,此时此刻的 白哈巴 村就是一个世外 桃源 般的存在。

  去 新疆 拍日出不用很辛苦,一般7点出发肯定来得及,不过 白哈巴 拍日出的最佳机位地方很小,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只好在旁边凑合着拍。好在大部分游客都是到此一游的手机党,拍完就走,我们耐心等待终于觅得一处较好的位置。

  首先,我们来到了江边 冬天的后花园就像一幅色彩斑斓的图画,我真希望一直生活在画中卧龙桥有十一个孔,所以又称为十一孔桥

  说起来 喀纳斯 的草是在10年前种下的,那时候刚刚迷上了高原风光,有一天在师傅那里看到了一张梦幻般的照片——晨雾中的 禾木 秋色,瞬间为之倾倒,从此就对 喀纳斯 心心念念。今年6月体验了一下 伊犁 草原一天的轻徒步,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太棒了,回来后就开始策划 喀纳斯 东西线后已经到了旅游旺季,我们选择了游客较少的 白哈巴 村开始徒步,避免进入景区时背着大包长时间的排队等待。

  喀纳斯 属于 新疆 阿勒泰 地区, 阿勒泰 地区面积11.80万平方千米,比我们 浙江 省大一丢丢( 浙江 省11.5万平方千米),电视剧《康熙王朝》中蓝齐儿格格的老公葛尔丹所在的准 噶尔 汗国就在这里,属漠西 蒙古 的一部分,从顺治三年(1646)开始和清政府打打合合,直至1755年的时候再次被打败却不愿意归顺清政府,乾隆皇帝大怒,下令除女人分赏官兵外,整个准 噶尔 部被灭绝,数千里内,遂无一人,只剩下一个无人的准 噶尔 盆地。所以现在的 阿勒泰 地区 蒙古 族人数微乎其微, 喀纳斯 地区的图瓦人属 蒙古 族的一个分支,但不是当年准 噶尔 部的后人,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的程适良教授经调查研究后认为,他们和现在 俄罗斯 联邦的图瓦 共和 国的图瓦人同宗。

  先上一张 阿勒泰 地区的地图,但是有些细节不准确,从 哈巴河 县城到 白哈巴 村现在只需1个半小时到2个小时。五彩滩不在 哈巴河 和 布尔津 的中间,离 布尔津 只有半小时的车程,离 哈巴河 需要1个多小时的车程。

  第二天 9月23日下火车后包车约2小时后至 哈巴河 县。入住酒店后见时间充裕就去了坑爹的 白沙 河景区,从 白沙 河回酒店路上去了县城郊区的白桦林拍摄美女照。

  第八天 9月29日, 禾木 村逗留休整一天,拍拍照、喝喝咖啡、逗逗猫、晒晒太阳。

  第十天 10月1日一早从半路客栈徒步至贾登峪,下午3点左右从贾登峪出发包车去往 北屯 ,顺路游玩了 布尔津 附近的五彩滩后赶乘晚上11点从 北屯 出发的Y954次列车,10月2日早上8点左右到达 乌鲁木齐 。如果不玩五彩滩,从贾登峪包车到 北屯 大约需要5小时。

  第十一天 10月2日早上下火车后入住酒店,洗白白、逛街、撸串,休整一天。

  实际上所有镜头都能用到,但是徒步途中我只够胜任背24-70和70-200两个镜头,如果有足够的体力可以全部带上。

  这次同行的@老马使用华为P30拍摄的照片效果也非常棒,自带滤镜,特别适合拍大场景,是发朋友圈的最佳选择,没有之一,推荐。以下是几张她拍的几张照片。

  衣服:考虑到 阿勒泰 地区海拔超过1000米,最高的入住地小黑湖超过2400米,且已经到了9月底,很有可能会碰到下雪降温,所以需随带羽绒服、抓绒衫、冲锋衣、抓绒裤、冲锋裤、防风保温的帽子。

  其他设备:遮阳帽、防晒霜、厚手套、薄手套(最好两副,以防遗失)、防晒面罩、湿纸巾(在小黑湖和半路客栈洗脸洗脚)、头灯、隔脏睡袋(也是在小黑湖和半路客栈,不介意的可以不带)、布拖鞋(火车上及小黑湖和半路客栈上非常需要)。

  哈巴河县——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从 东海 之滨的 宁波 到 中国 最 西北 的 哈巴河 县城,我们跨越了4000多公里的距离、超过30个小时的连续奔波以及汽车、飞机、火车的反复辗转,所以我们原本计划在 哈巴河 好好休整一下,那个离县城100公里的 白沙 湖属旅行社的打卡地,景色一般,本不在行程安排之内,不料在去 白哈巴 的途中包车的驾驶员李师傅强烈推荐 白沙 湖附近的红树林,说是颜色比 喀纳斯 还要漂亮,虽然李师傅只有小学五年级文化水平说话却非常生动有趣,见他说得眉飞色舞,还一口一个“我的个天”,不由得让我们四个人都动了心,以为不去要后悔一辈子,就顾不上旅途劳顿放下行李又坐上他的车顶着大太阳来回奔袭200公里去看红树林和 白沙 湖,到了以后才知道李师傅的眼光有问题,那个红树林让我们哭笑不得, 白沙 湖更是一个不去遗憾去了更遗憾的景点,比我想象中还要弱,而且门票居然要76元,太坑爹了,怪不得售票点距离景点有30公里,据同去的建儿分析,一定是景区为了避免打算进去的游客和出来的游客碰到后知道实情不再上当买门票。这趟 白沙 湖之行门票加上包车费总共浪费了1000元,充分证明了我们是四个二百五。

  刚到机场时意气风发的我们,从左到右依次为:敏、老马、 宁波 水饺、建儿。

  在 乌鲁木齐 到 北屯 的绿皮车前留影。注:到 北屯 的火车票只能在火车站或者12306上购买,不能在携程上购买。

  首次体验绿皮车的软卧,虽然空间狭小,设备陈旧,停靠站点多,但是慢悠悠的火车节奏着实让我们体验了一把慢生活,我不禁想起小学时候的一道关于通过数火车每分钟发出的“咔嚓”次数来计算火车速度的数学题。半夜睡梦中数次被火车停靠时制动系统发出的巨大而缓慢的声音惊醒,恍恍惚惚的瞬间竟想不起自己当下身处何时何地,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

  隔壁间的也是去 喀纳斯 穿越的队伍,只不过他们和我们反向,是从贾登峪到 白哈巴 。后来了解到我们走的方向要相对轻松一些,但是如果考虑秋色应该从贾登峪到 白哈巴 ,因为 禾木 的秋色是最早的, 白哈巴 最晚。

  从 白沙 湖回来后已经快傍晚了,我们按计划去县城郊区的白桦林公园拍照,来之前看到网上说这里是免费的,不料到了以后却被告知现在需要购买45元的门票,一通方言表达的愤怒和一番纠结后我们气哼哼的离开公园大门,沿着不远处 哈巴河 ( 哈巴河 是 额尔齐斯河 的分支)堤往 西北 方向走,在跨过一道铁丝网后找到了一片无人的白桦林,林子里很安静,只有 哈巴河 哗啦啦的流水声伴随着牛吃草时发出的“沙沙”声,我们在这里拍美女照一直到太阳下山才回到酒店。

  注意:千万别忘记在 哈巴河 县边防大队顺路办理通行证,否则就不能进入 白哈巴 村。办证的地方有很多水果摊,价格实惠,脆脆的 若羌 冬枣6元一斤, 哈密 瓜2元一斤。

  另外, 北屯 到 哈巴河 的包车价格是300元,我们后来和驾驶员谈好增加去 白沙 湖、傍晚去五彩滩,最后再送我们回宾馆一共900元,从早上八点到晚上9点,真心不贵。不过后来因为从 白沙 湖回来我们有点无精打采,不想去五彩滩了,留在回来路过 布尔津 的时候去看。

  白哈巴——梦开始的地方24日早晨睡到自然醒后起床整理东西,中午11点半出发包车前往 白哈巴 村,包车价格300元。一路上走走拍拍,大概2个小时后到达景区门口。今年 北疆 天气冷得早,从 哈巴河 出发一路上已是秋意一片了,只是中午的光线太硬了。

  到达景区门口后我们换乘景区大巴驶向 白哈巴 村。车窗外秋色正浓,不时引起游客的阵阵惊呼,我坐在最后一排的中间,左右两边各坐一位老法师,左边的法师好为人师,不停地发布拍摄预告并适时加塞人生鸡汤:“左边的机会来了”“右边的机会来了”“机会是公平的,就看你能不能抓住”,惹得身边的一位大姐一脸仰慕地请教他问题;右边的法师则貌似见多识广,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一脸淡定地抱着摄影包很少说话。

  大巴很快驶入被称为“ 西北 第一村”的 白哈巴 村,这个村和 哈萨克斯坦 仅一沟之隔,最近距离1.5公里。和藏区的村落一样,虽然自然景观非常漂亮,但是村庄的大部分地方因为当地村民的生活、生产方式都比较原始所以近看都无法避免脏和乱。距离产生美,我们选择爬上了村 东北 的山坡上从远处拍摄整个村庄。夕阳下, 阿勒泰 山脉脚下的图瓦人的尖顶人字木屋和金色的白桦林、落叶松错落有致、相得益彰,颇有 北欧 风情。

  考虑到后两天预订的 喀纳斯 住宿条件比较好,我们在 白哈巴 订的是图瓦青年旅社客栈,130元一个床位,我们四个人订了一间5个床的房间,可供暖,含独立卫生间,个人感觉性价比很高。老板的女儿才5岁,已经能很卖力地帮妈妈招呼客人了。没想到的是小女孩在尝了一块我带去的咸带鱼之后就一直坐在我们对面眼巴巴的盯着那盆咸带鱼,并不时把桌子转过去想再吃,我们虽然担心鱼刺但看她这么喜欢还是给了她一些,她欢天喜地的拿着和她妈妈去分享了。

  清晨的 白哈巴 炊烟袅袅,晨雾氤氲,是温暖的人间烟火和梦幻仙境的完美结合,如果没有外来游客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安详,此时此刻的 白哈巴 村就是一个世外 桃源 般的存在。

  去 新疆 拍日出不用很辛苦,一般7点出发肯定来得及,不过 白哈巴 拍日出的最佳机位地方很小,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只好在旁边凑合着拍。好在大部分游客都是到此一游的手机党,拍完就走,我们耐心等待终于觅得一处较好的位置。

  说起来 喀纳斯 的草是在10年前种下的,那时候刚刚迷上了高原风光,有一天在师傅那里看到了一张梦幻般的照片——晨雾中的 禾木 秋色,瞬间为之倾倒,从此就对 喀纳斯 心心念念。今年6月体验了一下 伊犁 草原一天的轻徒步,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太棒了,回来后就开始策划 喀纳斯 东西线后已经到了旅游旺季,我们选择了游客较少的 白哈巴 村开始徒步,避免进入景区时背着大包长时间的排队等待。

  喀纳斯 属于 新疆 阿勒泰 地区, 阿勒泰 地区面积11.80万平方千米,比我们 浙江 省大一丢丢( 浙江 省11.5万平方千米),电视剧《康熙王朝》中蓝齐儿格格的老公葛尔丹所在的准 噶尔 汗国就在这里,属漠西 蒙古 的一部分,从顺治三年(1646)开始和清政府打打合合,直至1755年的时候再次被打败却不愿意归顺清政府,乾隆皇帝大怒,下令除女人分赏官兵外,整个准 噶尔 部被灭绝,数千里内,遂无一人,只剩下一个无人的准 噶尔 盆地。所以现在的 阿勒泰 地区 蒙古 族人数微乎其微, 喀纳斯 地区的图瓦人属 蒙古 族的一个分支,但不是当年准 噶尔 部的后人,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的程适良教授经调查研究后认为,他们和现在 俄罗斯 联邦的图瓦 共和 国的图瓦人同宗。

  先上一张 阿勒泰 地区的地图,但是有些细节不准确,从 哈巴河 县城到 白哈巴 村现在只需1个半小时到2个小时。五彩滩不在 哈巴河 和 布尔津 的中间,离 布尔津 只有半小时的车程,离 哈巴河 需要1个多小时的车程。

  第二天 9月23日下火车后包车约2小时后至 哈巴河 县。入住酒店后见时间充裕就去了坑爹的 白沙 河景区,从 白沙 河回酒店路上去了县城郊区的白桦林拍摄美女照。

  第八天 9月29日, 禾木 村逗留休整一天,拍拍照、喝喝咖啡、逗逗猫、晒晒太阳。

  第十天 10月1日一早从半路客栈徒步至贾登峪,下午3点左右从贾登峪出发包车去往 北屯 ,顺路游玩了 布尔津 附近的五彩滩后赶乘晚上11点从 北屯 出发的Y954次列车,10月2日早上8点左右到达 乌鲁木齐 。如果不玩五彩滩,从贾登峪包车到 北屯 大约需要5小时。

  第十一天 10月2日早上下火车后入住酒店,洗白白、逛街、撸串,休整一天。

  实际上所有镜头都能用到,但是徒步途中我只够胜任背24-70和70-200两个镜头,如果有足够的体力可以全部带上。

  这次同行的@老马使用华为P30拍摄的照片效果也非常棒,自带滤镜,特别适合拍大场景,是发朋友圈的最佳选择,没有之一,推荐。以下是几张她拍的几张照片。

  衣服:考虑到 阿勒泰 地区海拔超过1000米,最高的入住地小黑湖超过2400米,且已经到了9月底,很有可能会碰到下雪降温,所以需随带羽绒服、抓绒衫、冲锋衣、抓绒裤、冲锋裤、防风保温的帽子。

  其他设备:遮阳帽、防晒霜、厚手套、薄手套(最好两副,以防遗失)、防晒面罩、湿纸巾(在小黑湖和半路客栈洗脸洗脚)、头灯、隔脏睡袋(也是在小黑湖和半路客栈,不介意的可以不带)、布拖鞋(火车上及小黑湖和半路客栈上非常需要)。

  哈巴河县——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从 东海 之滨的 宁波 到 中国 最 西北 的 哈巴河 县城,我们跨越了4000多公里的距离、超过30个小时的连续奔波以及汽车、飞机、火车的反复辗转,所以我们原本计划在 哈巴河 好好休整一下,那个离县城100公里的 白沙 湖属旅行社的打卡地,景色一般,本不在行程安排之内,不料在去 白哈巴 的途中包车的驾驶员李师傅强烈推荐 白沙 湖附近的红树林,说是颜色比 喀纳斯 还要漂亮,虽然李师傅只有小学五年级文化水平说话却非常生动有趣,见他说得眉飞色舞,还一口一个“我的个天”,不由得让我们四个人都动了心,以为不去要后悔一辈子,就顾不上旅途劳顿放下行李又坐上他的车顶着大太阳来回奔袭200公里去看红树林和 白沙 湖,到了以后才知道李师傅的眼光有问题,那个红树林让我们哭笑不得, 白沙 湖更是一个不去遗憾去了更遗憾的景点,比我想象中还要弱,而且门票居然要76元,太坑爹了,怪不得售票点距离景点有30公里,据同去的建儿分析,一定是景区为了避免打算进去的游客和出来的游客碰到后知道实情不再上当买门票。这趟 白沙 湖之行门票加上包车费总共浪费了1000元,充分证明了我们是四个二百五。

  刚到机场时意气风发的我们,从左到右依次为:敏、老马、 宁波 水饺、建儿。

  在 乌鲁木齐 到 北屯 的绿皮车前留影。注:到 北屯 的火车票只能在火车站或者12306上购买,不能在携程上购买。

  首次体验绿皮车的软卧,虽然空间狭小,设备陈旧,停靠站点多,但是慢悠悠的火车节奏着实让我们体验了一把慢生活,我不禁想起小学时候的一道关于通过数火车每分钟发出的“咔嚓”次数来计算火车速度的数学题。半夜睡梦中数次被火车停靠时制动系统发出的巨大而缓慢的声音惊醒,恍恍惚惚的瞬间竟想不起自己当下身处何时何地,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

  隔壁间的也是去 喀纳斯 穿越的队伍,只不过他们和我们反向,是从贾登峪到 白哈巴 。后来了解到我们走的方向要相对轻松一些,但是如果考虑秋色应该从贾登峪到 白哈巴 ,因为 禾木 的秋色是最早的, 白哈巴 最晚。

  从 白沙 湖回来后已经快傍晚了,我们按计划去县城郊区的白桦林公园拍照,来之前看到网上说这里是免费的,不料到了以后却被告知现在需要购买45元的门票,一通方言表达的愤怒和一番纠结后我们气哼哼的离开公园大门,沿着不远处 哈巴河 ( 哈巴河 是 额尔齐斯河 的分支)堤往 西北 方向走,在跨过一道铁丝网后找到了一片无人的白桦林,林子里很安静,只有 哈巴河 哗啦啦的流水声伴随着牛吃草时发出的“沙沙”声,我们在这里拍美女照一直到太阳下山才回到酒店。

  注意:千万别忘记在 哈巴河 县边防大队顺路办理通行证,否则就不能进入 白哈巴 村。办证的地方有很多水果摊,价格实惠,脆脆的 若羌 冬枣6元一斤, 哈密 瓜2元一斤。

  另外, 北屯 到 哈巴河 的包车价格是300元,我们后来和驾驶员谈好增加去 白沙 湖、傍晚去五彩滩,最后再送我们回宾馆一共900元,从早上八点到晚上9点,真心不贵。不过后来因为从 白沙 湖回来我们有点无精打采,不想去五彩滩了,留在回来路过 布尔津 的时候去看。

  白哈巴——梦开始的地方24日早晨睡到自然醒后起床整理东西,中午11点半出发包车前往 白哈巴 村,包车价格300元。一路上走走拍拍,大概2个小时后到达景区门口。今年 北疆 天气冷得早,从 哈巴河 出发一路上已是秋意一片了,只是中午的光线太硬了。

  到达景区门口后我们换乘景区大巴驶向 白哈巴 村。车窗外秋色正浓,不时引起游客的阵阵惊呼,我坐在最后一排的中间,左右两边各坐一位老法师,左边的法师好为人师,不停地发布拍摄预告并适时加塞人生鸡汤:“左边的机会来了”“右边的机会来了”“机会是公平的,就看你能不能抓住”,惹得身边的一位大姐一脸仰慕地请教他问题;右边的法师则貌似见多识广,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一脸淡定地抱着摄影包很少说话。

  大巴很快驶入被称为“ 西北 第一村”的 白哈巴 村,这个村和 哈萨克斯坦 仅一沟之隔,最近距离1.5公里。和藏区的村落一样,虽然自然景观非常漂亮,但是村庄的大部分地方因为当地村民的生活、生产方式都比较原始所以近看都无法避免脏和乱。距离产生美,我们选择爬上了村 东北 的山坡上从远处拍摄整个村庄。夕阳下, 阿勒泰 山脉脚下的图瓦人的尖顶人字木屋和金色的白桦林、落叶松错落有致、相得益彰,颇有 北欧 风情。

  考虑到后两天预订的 喀纳斯 住宿条件比较好,我们在 白哈巴 订的是图瓦青年旅社客栈,130元一个床位,我们四个人订了一间5个床的房间,可供暖,含独立卫生间,个人感觉性价比很高。老板的女儿才5岁,已经能很卖力地帮妈妈招呼客人了。没想到的是小女孩在尝了一块我带去的咸带鱼之后就一直坐在我们对面眼巴巴的盯着那盆咸带鱼,并不时把桌子转过去想再吃,我们虽然担心鱼刺但看她这么喜欢还是给了她一些,她欢天喜地的拿着和她妈妈去分享了。

  清晨的 白哈巴 炊烟袅袅,晨雾氤氲,是温暖的人间烟火和梦幻仙境的完美结合,如果没有外来游客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安详,此时此刻的 白哈巴 村就是一个世外 桃源 般的存在。

  去 新疆 拍日出不用很辛苦,一般7点出发肯定来得及,不过 白哈巴 拍日出的最佳机位地方很小,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只好在旁边凑合着拍。好在大部分游客都是到此一游的手机党,拍完就走,我们耐心等待终于觅得一处较好的位置。澳门六合开奖直播



变压器厂家(润生变压器13508930968)是专业生产油浸式变压器,S11变压器,S13变压器,S11油浸式变压器,S13油浸式变压器等产品的变压器生产厂家,公司技术力量雄厚,产品通过了国家权威质量检测,性能达到领先水平.